深夜app无限次观看

“老婆,森森睡了,我们是不是也该睡了?”浅细的吻落在她嫩白的肩窝,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

林羞轻喘一声,垂下眸看了眼刚睡着的森森,怕把他吵醒,不自觉地就压低了声音,“……不用忙工作了吗?”

“陪比较重要~”将她小巧的耳垂含着,握着的手也十指紧扣,高大的身体牢牢地圈着她,“我们回房?”

林羞脸颊烫红,嗔道:“……阿姨就睡在隔壁……”

“那小声点,别惊扰了她~”男人微微一弯腰,轻松将她拦腰抱起,走出儿子房间。

临出门的时候,在墙边停了下,林羞红着脸抬手将婴儿房内的灯关了。

寒蔺君亲了亲她的唇角,抱着小女人快步回了房。

反脚将门关上,根本等不及落锁,走到门边将林羞放到床上,高大身躯随即覆下,密密地将她吻住……

抱着彼此的身体滚了几滚,两人翻进被窝,房内空调温度正好,但床褥间热度却不断攀高,亲吻声不断。

……

寒蔺君晨跑回来,一身的汗,头发半湿。

曲颊丰眉午后少女恬静优美图片

他站在门边慢条斯理换鞋,穿着白色运动衫,脸颊红润,清俊矜贵,长身玉立,这幅样子要是被外面的女人看到了准得尖叫。

事实上刚才跑步的时候就有不少女性在红着脸偷看他,只是他没理会。

齐阿姨也知道他长得好,美好的人或物都是受关注得多,这位俊俏的男主人站在那里,什么都不用做,清晨初升的太阳洒进来一片柔和金光,拂在他身上,就像是为他特制般贴合。

她擦了擦手,道:“先生,今天吃海鲜面,海鲜都已经准备好了,我等和太太出来了再把面下锅。”

寒蔺君双手插兜走过来,淡然微颌首,“她还没出来吗?”

“刚才出来过,看了看森森就进去了,应该是去洗漱了。”

寒蔺君经过餐桌边森森的小推车,小家伙正躺在里面,伸着双手想要触摸推车上五颜六色的彩铃,看到他,张了张嘴,“哇啊哇啊”叫了几声。

寒蔺君伸手轻抚过儿子细嫩的脸颊,这触感和昨夜里让他留不已的小女人的肌肤很相似。

想到夜里的旖旎记忆,他眸色再次幽深,抬眸朝着主卧看了眼,走进去。

房间内没人,床铺上被褥还未整理,内浴也没什么声音,但他就是觉得小女人应该在里面,双手插兜信步走过去。

站在内浴门边朝里看,果然,林羞正背对着门,低头不知道在看什么?

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她双手举在身前,似乎在不断地摩擦……手?

勾起唇,他倚靠着门框,“在做什么?”

林羞乍闻身后的声音,吓了一跳,忙转过身来,将手背在身后,脸上热烫一片。

这动作……欲盖弥彰!

寒蔺君挑眉,好笑地问:“这是什么意思?”

林羞:“没……什么,我在刷牙。”

“刷牙?”寒蔺君朝前跨了一步,偏头凑近她看,“怎么没有泡?也没有牙膏的味道?刷牙是用搓手来实现的?”

林羞囧了,“……看到了啊?”

背在身后的手不自觉地就微微颤抖起来。

寒蔺君黑眸盯着她窘红的俏脸,逐渐往下移到因为喘息而不断起伏的胸口,眸光闪动,再顺着短袖睡衣下露出的白玉般的手臂往下看,唇角笑意加深,“手上有东西没有?拿出来看看?”

“没有东西……”她轻声道,被他这么近距离盯着看,豹子一样的眼睛,好可怕~

“拿出来我看看!不然我自己动手了~”

林羞嘟着嘴,知道躲不过,只好将背着的小手伸了出来,慢吞吞地摊开在他眼前。

寒蔺君垂眸审视着,小手干干净净,掌心什么也没有,就是被搓得有些红了。

他刚才看到她确实是在搓手来着,而且搓的就是这只手。

俊眸扫了眼另一手,倒是很自然地垂在身侧,看来就是这只手有什么小秘密了。

没事搓什么……搓手?

男人突然想到什么,脸上闪过一抹兴味的笑,“累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