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k

连续多天就是陪陪孩子,顺道还打着看电影就要看大荧幕的由头,包下了长岛一家电影院的一个影厅,“多年之后”再次看《终结者2》的感觉还是如此之棒!

暑期档已经启动,t800强势开启暴力抢钱模式,简单、直接加粗暴!

很可惜,卡梅隆为了影片效果,硬是把一部科幻影片拍成了r级片,里边那种美式拳拳到肉、充满力量感的笨拙互殴镜头多到爆,还有剥胳膊皮一类的血腥镜头也不少,外加少年从自动取款机里弄钱的桥段、施瓦辛格那段“思想者”一般的油光水滑出场戏码,不给分成这个级别才怪。

原本亨利那边还想去ara(电影审查分级管理机构)争取一下,看看能不能将这部大制作给分到pg-1级,结果ara里的老朋友直接告诉他:别闹了哥们,你这片子不分r级,其它电影公司都敢拆了我们这的房子!

电话里向老板汇报其它工作的时候顺口说起这件事,前两个月在星辰哥伦比亚的放映室看过部分素材片段的张楠说了句:“我是不会带妹妹去看这片子,免得她晚上做噩梦。

就这样吧,不过你可以告诉詹姆斯,到时候我会去买票捧场的。”

连老板都这么说了,亨利这个eo还有什么话可说:认命吧,想想好像真的不适合太小的孩子去看。

7月15号,带着放暑假的继女莉莉-格林尼和似乎要跟着爸爸出去玩的张昱辰小朋友一同出发去西班牙。

至于孕妇们是谁都不想跑远路,至于妮可这段时间忙这呢应该说她就没多少空的时候,这搂钱耙子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在飞机上看着莉莉陪妹妹玩是种享受,两个孩子相差四岁,居然不会因为争宠吵起来,莉莉这个姐姐当得像模像样。当然,还少不了查理兹-塞隆这个拖油瓶在边上充阿姨,同罗莎一道领孩子。

“到了伊维萨岛之后不许去天-体海滩,去夜店就不能离开詹姆士和马雷欧他们的视线”

飞机上给这妮子敲敲榔头,结果都说给空气听了,正陪着两个孩子玩的塞隆头也不抬的道:“我就陪妹妹和莉莉玩,没空去那些地方。

东方美人 性感极致诱惑

对了,不带我们上小岛?”

“你又不是不知道那里就是公司的一个营地,有什么好玩的。”

“哦。”

查理兹-塞隆没有多说——她知道萨菲拉杜拉岛其实并不是张楠的度假地,而是营地,也猜测那里会有些秘密,比如他会将部分不想让别人知道的秘密放在那。

对此小妮子不会奇怪,人人有秘密,更别说有钱人的秘密本来就多,连她自己都弄了个小金库账号,哥哥都不知道的。

再说了,那是自己的家人,就算哥哥在小岛上藏了枚原子弹又如何?!

我们是一家人!

好吧,她不会想到这会面带微笑看着孩子们玩的张楠真的在岛上藏了核弹,还不是一枚!

而且,那里黄金、白银还有好几千吨,外加数量多到需要好多年才能理清楚的艺术品。

9点不到孩子们就去睡觉,经过漫长的整夜跨洋飞行之后,飞机降落在伊维萨机场。同上次来这里不同,夏季的机场里飞机要多得多,在东部停机坪区块更是有不少私人飞机,这夏天来这这度假的富豪真不少。

当然,私人飞机中张楠这架是最大号的。

一下飞机,前期抵达的安人员已经在提前准备的车队旁等待,老习惯,长长一溜防弹suv。

一出机场车队就一分为二,查理兹-塞隆这边几辆车去提前预订的酒店,开启快乐的夏季度假模式。至于张楠嘛,得先去萨菲拉杜拉岛上一趟。

这样分成两拨不奇怪吗?

如今可没外人知道张楠有核弹,再说现在是伊维萨最火热的音乐季,除了有段时间没来这里的岛主先生该先去看看自己的底盘,谁愿意去个一屁股大的小岛上待着。

在伊维萨才好玩。

转乘游艇上岛,一刻没停直接进入恒温恒湿的地下库房——通过两道防爆门后,看到了排放得整整齐齐的一堆箱子,都是被锁着的。

大部分人离开,只留下七八个人。

保罗将14把钥匙都交给关兴权,这是随着这些箱子一道运来的,原本在随船押运的伙计手里。

打开防护箱不仅仅需要钥匙,还需要预设的8位数字密码:这样的保护措施不是为了防贼,因为箱子本身并不是什么坚固的保险箱,也没什么自毁装置,就是确保平时的运输安而已。

核弹,也没法子自毁!

没先动那些手提箱,使用密码和钥匙先打开个长方形防护箱,看到一枚外形非常漂亮的绿色流线型炮弹被安放在结实的缓冲支架上。

弹体上印了几排俄文,说明这是枚核炮弹。

这时站一边的阿廖沙对着张楠道:“根据卖主的说法,这种弹头的重量和高爆榴弹一致,弹道也相对一致,两者的弹道表可以通用。

在285公里的最大射程上,两者的弹着点纵向最大偏差不会超过一百米。”

很好!

这对买家非常重要!

远射程火炮发射必须要了解弹道表,不然最多只能当直射火炮使用——2a6式加农炮的高爆榴弹弹道表“联合力量”很快就会有,美军从伊拉克人那里缴获了不少这种火炮的弹道表。

不过苏联人卖给萨达姆大炮时提供的弹道表里,百分百不会有这有关核炮弹的内容——如果事先不知道瞎套用其它型号炮弹的弹道表去蒙,一炮轰出去的误差基本上就是以公里计,你还找不到地方试验!

现在好,百米而已, 5000吨级的核弹也不用去攻击超级坚固、防超压的战略弹道导弹发射井,这样的误差压根就不叫个事。

戴上手套,张楠右手抚过炮弹光滑的弹体,说了句:“很漂亮,希望永远不要有要它的时候。”

身边几人有独自咧咧嘴的,也有目无表情的。

这是核炮弹,谁都不希望哪天真要用到它,不过这会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在脑子里闪过这样的念头——以每分钟5-6发的爆发速度向目标倾泻上一分钟的核炮弹,那场面…

爽!

当然,脑子里过过干瘾而已。